返回双性人生_分节阅读_103  双性人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双性人生 作者:纯良王琅

    “大嫂,咱们说好不哭的。”他慌张着,眼眶也有些红了,队长虽然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后背那一大片烧伤的痕迹肯定会很难看的,能不能完全消除还是个问题。

    “没事,我没事。”他擦掉眼泪,露出笑容,装作很坚强的样子。

    这一幕,却让小鹏心里更难受了。

    等凌清微提着饭菜回到病房的时候,病房已经没人了,他放下手中的东西连忙走出病房,拉住护士问道:“这间病房的病人了?”

    “不知道,凌医生。”

    像是想到什么,凌清微立马朝着加护病房走去。

    叶远紧紧扒着窗口,像是要把玻璃抓碎一样,可是玻璃那么牢固,任凭他多用力依旧只有淡淡的指纹痕迹,他想捶破这该死的玻璃,可是又怕惊扰到里面人,他只能死死咬着下唇,竭尽全力的克制着才能不让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出来,可是那全是伤痕的身体,他只是看着就感觉痛到心脏都快麻痹了,那里面趴着的人该有多痛!

    小鹏在看到走进来的人时,立马就表现出一副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做的表情准备接受惩罚。

    凌清微并没有对他露出不悦的样子,而是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对他小声的说:“饿不饿?你先去我办公室吃饭。”

    他摸摸肚子,凌医生简直就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他对他点点头,又有些难过了看了一眼叶远,走了出去。

    凌清微等他走后才站在了叶远旁边看着里面插着管子趴着的人。

    静默片刻才开口。

    “他明知道你一醒了就会找他,当时却还是拼命忍着抓着我说先不告诉你,说是怕吓着你。”他说的很慢,“我也没打算瞒你,只是你还需要休息。”

    叶远想说什么,蠕动了两下唇,却发现自己已经难受到开不了口了。

    “昨天那一幕……我在后面追着,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你们那辆车从一侧翻了下去,连惊呼都来不及,当时我以为……”他轻笑一声,似乎回想起来都觉得震惊无比,这种一直只有在电影场景里出现的画面却在他眼前真实上演,“那一瞬间,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抱着你跳出来的,只看见他用衣服将你裹着,一直滚落,直到火光覆盖视线。”

    那他的身体时就是被那股袭来的高温烫伤的吗?他看着他后背,手臂,大腿都是鲜红鲜红的烫伤痕迹,即便隔着远处看着都有些狰狞。

    “幸运的是,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没事,恐怕,这也是他当时唯一想保护的。”

    是啊,他一直都说他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又岂会让他受到一丝伤害,所以,所有的伤害都由他来承担了。

    叶远想,他们一直都是不公平的!

    第99章

    接下来的好多天,叶远都会在外面站几个时辰,即便只能隔着玻璃看着,那也比看不见要安心许多,好像看着他就还能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一样。

    叶远继续休息了两天后已经没什么后遗症了,但是因为唐熠成,凌清微特别把他安排在了家属病房,但是其他来探望的人一律被拒之门外,主要还是因为唐熠成现在还未转移到普通病房不适合探病。

    那天,还记得凌清微对他说:“他现在在里面躺着,不能照顾你,不管是为了你还是为了肚子里的那个生命,他都希望在醒来的时候看到你们好好的。”

    从那天开始,叶远强迫自己能吃,能睡,可是却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来,单单看着的人就心疼不已。

    唐熠成醒来后已经是一个星期的事了,但是因为身体虚弱又一直在加护病房里呆着,他一直都没能看见叶远,但是他相信叶远没出什么事,他记得自己在抱着他跳出车的时候将他用衣服裹在自己怀里,安全的护着他。

    自他醒来后就期盼着能见到叶远,但是却一面都没见着。

    叶远则总是在他睡着的时候站在外面看着,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回病房了。

    直到半个月后,唐熠成经过多次手术才转入了普通病房,腿部和手臂的伤痕已经移植修复的差不多了,除了背部上还有一大块烫伤无法做好完全修复外,基本已没了大碍,腿部上的枪伤也没伤到筋骨,但是因为背部上的伤口至今仍旧趴着为主,尽可能地要避免下床走动。

    在他转入普通病房的第一件事,便叫嚣着要见叶远,凌清微不忘嘲讽他,受伤了就要有受伤人的样子,这嚣张的态度哪是病人该有的样子。

    唐熠成才不管,他都半个月没见着他老婆了,能不急吗?

    “叶远呢?你赶紧让他过来啊!”唐熠成急的捶床,他都转入普通病房了,别的人没见着他不稀罕,可是那是他老婆啊,怎么也不见呢!

    凌清微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

    在唐熠成急的差点直接从床上蹦起来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了,叶远看着床上的人,床上的人看着门口的人,视线融合,那一刻,两人都有些愣住了。

    他瘦了!唐熠成眼眶突然疼的厉害。

    凌清微在看到人来了之后才转身朝门口走去,拉开病房的门,对他说了一句,“看着他,别让他爬起来。”

    叶远被拉回思绪,对他点了点头。

    凌清微走出了病房,门被他顺手带上。

    叶远是接到凌清微电话才知道他转入了普通病房,当时他高兴的眼泪直接掉了下来,脸上也终于扬起了笑容,如初春的太阳灿烂明媚,拂去了所有的阴霾。

    唐熠成目光深深的流连在他脸庞,从眉眼到鼻子到嘴巴,还有那消瘦的下巴,好像自己多看一眼就能让他多胖一分的样子。

    叶远被他的目光烧的内心动容,仿佛有什么即将溢之而出,他深呼吸一口,然后带着笑朝他走了过去,他将手中的保温盒放在桌上,然后打了开来,瞬间,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他拿出瓷碗,然后打开里面的内盖,笑着说:“这是李婶专门给你熬的,她天天都会来医院,总是提各式各样的补汤来,凌大哥说你现在可以进食,她一听可高兴了,连忙将熬好的汤提了过来。”

    唐熠成撑在床上抬头看着他,但他好像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叶远一勺一勺地朝碗里舀着,继续说着:“还有你办公室的那些人,也总是来医院,说要看你,但是都被撵走了,一个人都能没看成,不过,下午应该还会有人来。”

    他总是说着别人,却始终没说自己。

    唐熠成握住他的手腕,盛着汤的碗晃了晃,溅出了几滴在他手上,有些刺刺的疼痛,却不及心里的疼。

    “小远……”唐熠成开口,声音有些发闷。

    叶远嘴角的笑容凝住了,直直地盯着碗里的汤,片刻,他又笑了,转过头,看着他,说:“来,先喝点汤。”

    唐熠成看了一眼他端着的碗,突然想直接夺过来摔出去,他知道,面前的人心中有情绪,却一直压制着。

    “把汤放下,我现在不想喝。”

    叶远愣着看着他。

    他又重复一遍,声音厉了点,“把汤放下。”

    叶远听了他的,把汤放到了一旁。

    唐熠成拉着他的手,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病房里两人都没说话,一时气氛沉默的厉害。

    “对不起。”他开口,语气竟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叶远垂着视线,手腕上的温度似乎在这三个字的作用下变得异常滚烫,一直烫到了他的心尖,灼的他眼眶湿润起来。

    然后,一颗颗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落着。

    唐熠成的心难受到发疼。

    “对不起,小远。”他又说了一遍,语气软了许多,让人听着似乎好像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可是不是,他们心里都明白。

    一开始叶远还只是垂着头无声地落泪着,然后像是压抑到极致再也承受不住了似的弯着腰蹲了下来,在感受着他的温度却在他看不见的视线里嚎啕大了起来,尽情却也放肆的宣泄着这些天以来的惶恐,不安,害怕。

    他在所有人面前装的很坚强,却只有在他面前像个脆弱的孩子。

    那一阵阵哭声狠狠地捶进他的心里,原来他才知道,他竟是这么的害怕,害怕失去自己。

    他眼眶湿润的厉害,手掌用力地握着他的手腕,告诉他,他在,他一直在,不会离开!

    唐熠成等到哭声渐弱,他才试图撑着让自己起来。

    叶远感受到床上的动静,连忙抬起埋在臂弯的脑袋,站了起来,带些怒气说道:“凌大哥说过不许你起来。”

    唐熠成无奈只得又趴了下去,看着他鼻涕眼泪挂满脸像个花猫一样,他竟失笑了。

    叶远还有些没缓过来,一抽一抽的怒瞪着他。

    唐熠成拉着他,慢慢将他拉了下来,他松开握着他的手,直接抚上了他的脸颊,他的手掌带茧,指腹也有些粗糙,但却并不会让他感到刺痛,他为他拭去眼泪,他贴近他,与他额头相触,鼻尖抵着鼻尖,温热的气息在两人不足两公分的唇间萦绕,“小远,你瘦了,你怎么又瘦了!”

    心疼掺杂着埋怨,你怎么又瘦了!我好不容易才养点肉的宝贝怎么又不见了!

    “对不起,对不起……”埋怨过后,又是无尽的道歉。

    叶远眨着眼睛,沾着泪珠的睫毛一扇一扇的,唐熠成感觉每扇一下都挠到了自己的心里。

    他再也忍不住了,不想再与他存在着仅两公分的间隙,唇瓣相贴,那略带苦涩的味道很快就流入了相贴的唇瓣间,好像有他的,也好像有他的,带着彼此的温度逐渐变得湿润,两人就这样贴了好一会儿,谁都不舍得动一下。

    叶远不知道是累了还是怎样微弱的动了一下嘴唇,当他准备向后挪下脑袋的时候,唐熠成突然一把扣住了他的后脑勺,张开嘴唇,开始含着他的唇瓣亲吻了起来,动作有些急切,但却足够温柔。

    唐熠成一个人的独角戏亲吻了好一会儿叶远才开始张开唇,慢慢与他回应起来,于是久违的缠绵就在这诡异地姿势中展开了,一个人趴在床上,一个人蹲在地上,但却没人感到累,只有无尽的享受。

    直到两人吻到都有些喘气,才不舍的分开,黏在嘴角的银丝仿佛比他们更不舍,一直不肯断开。

    “累不累,站起来。”唐熠成知道他蹲着,怕他蹲太久腿发麻。

    他摇摇头,手搁在床上支撑着,“不累。”

    “这些天……”唐熠成想说什么,但却被他急切的打断了。

    “以后你不许再这样了。”他声音有些大,却也有些颤,有不满,有怒气,更多还是害怕。

    唐熠成愣着看着他。

    他的声音又开始带着哽咽:“以后不许在这样了,我宁愿跟你一起受伤。”

    他笑了,笑他的傻。

    “宝贝,你听好了,不管任何时候,你的安危永远都是最重要的,所以,即便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我依然护你完好无缺。”他说的字字铿锵有力,字字击在他的心上,好似要将这些话印在他的心尖一样。

    他用力摇头,“不会的,不会有下次了。”如果还有下次,他会疯的。

    “好好好,不会有下次了,一定不会有了。”他揽住他,让他埋在他的侧颈,不一会儿,那一块全沾满了水珠。

    他沉着眼眸,不会有下一次了,因为所有危险的人全部铲除了。

    唐熠成哄了好半天,才将人哄好。

    等到叶远情绪稳定了,他就开始对他老婆撒娇了。

    “老婆,手软了,你喂我喝吧!”

    于是叶远一勺一勺的全部喂进了他的嘴里,期间,还不乏好几次他无赖要求用嘴喂的。

    等到喝足了,叶远又应他要求开始给他擦拭身体。

    等身体擦完了,他又说他要小便,这可就有点为难了。

    正当叶远准备按铃的时候,唐熠成连忙叫住了他。

    “宝贝,你干嘛?”唐熠成看着他。

    “你不是要小便吗?我给你叫护士。”叶远担心自己弄不好,还是把护士叫来好一点。

    “别,宝贝。”他苦着脸,“难道你想让别人看你老公的身体吗?”

    叶远丝毫没觉得什么,“那是护士啊!”

    护士也不行!他不可想在他有意识的情况下还去让别的女人看他的身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