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分段阅读_第 97 章  将君令(合欢宫记事第二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将君令(合欢宫记事第二部) 作者:最是一年明冬月

    凝重。

    王慕在两名亲信的簇拥之下,包围著居中被捆束的男子,笑得份外嚣张。

    “没想到乔将军也有今日!你数次违抗军令,今日终於落在我的手中,你私下你图谋为何?是否要对皇上不利?居然妄图盗走令牌、假传消息,且容我禀报皇上定你个欺君之罪!”

    “慢──!”眼见筹谋已久的计划功亏一篑,乔云飞心中暗急,忙阻拦道:“王将军今日既已抓住把柄,乔云飞心服口服。只要将军莫将此事上禀,今後云飞定当涌泉相报,唯将军是命!”

    哪知那王慕对乔云飞早已怀恨在心、日日夜夜恨不能食其肉啖其骨,一直以来乔云飞受著背後主子的关照,如今好容易抓到把柄、哪里又会放过他呢?但见乔云飞眼现恳求,平日宠辱不惊的神色终於散去,不由想要抓著这时分好好地教训他一顿。

    “来人!把罪囚先给我拔光了!”王慕一指乔云飞,两旁心腹冲上前来。

    乔云飞早已被捆得牢固,此时大惊失色下不断挣扎,然而双拳难敌四手,不一时便被揭开了外袍,露出一身月白的亵衣亵裤来。

    王慕提起腰鞭,重重抽向愤恨已久的敌人。为兵权为名利,他总未曾赢过居於下位的乔云飞。

    “嗯!”乔云飞闷哼一声後再不做声,以为王慕不过几鞭便罢。

    惯来鞭刑就是赤膊见血才更爽利,一旁的男人伸手扯他衣衫,乔云飞顿时又剧烈挣扎起来。

    嗤嗤两声,衣衫已被撕破,乔云飞咬牙挣得更甚,反而更引发他人的好奇。忽而周围一声惊呼,一双如马nǎi红枣般的ru头,媲美fu人,ru尖上金光一闪,竟是两枚被塞死了铃舌的铃铛,缀悠悠穿在其上。

    王慕见了大惊,忙命亲信搜身。费劲气力掰开那双腿,竟然见著了个奇物:男子双腿之间光洁若婴孩,囊袋之下,竟然有一朵红润的秘花隐藏於其中,似是紧张得颤抖。

    乔云飞冷汗自背脊流下,张口咬住捂唇的手,随即立刻被布条紧紧塞住、无法发声。

    粗糙的手指,带著三分激动七分好奇和十二分的惊异,慢慢探入那密缝之间;被两边兵士强制掰开大腿的男子唔唔唔地死命挣扎,在指尖触到花瓣时不由紧张地一个激灵。

    稍微拿指头分开大花瓣,只见里面五脏俱全,小小的唇口一张一翕,暗黄的粗指小心翼翼地探入其中,只觉一股柔嫩包围上来,数月不曾见过上等美人的几人顿时都挺直了下腹那话儿,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嘿嘿!”王慕惊喜一笑,那手指越chā越深,只觉身下的男子浑身都紧缩了起来,仿佛这样就能让肉花离手指远上一分。

    “来,你们帮我分开!”两边的兵士忙不迭的伸出手来,分别捏扯著两瓣大花瓣向旁拉起,直拉到贴住大腿肌肤。花朵被强制地完全敞开,王慕一个吹气,温热男子口气拂过无遮蔽的敏感之所,乔云飞顿觉甬道内一股麻yǎng,前蕊後xué同时一夹、竟是湿了。

    保持在体内的手指仿佛也感应到这股湿气,顿时兴奋灵活地在软滑的内壁四处游走。不过几下抽chā,一丝晶莹汁yè便粘在了手指之上。

    王慕抽出手指,邪笑著轻轻一tiǎn。这闻所未闻的变故,实在让他大为欢畅:又有什麽比发现一个敌人竟然是匍匐人下的女体更为惬意呢?

    或许是太久没有见过如此美妙的花xué,几人都渐渐忘却了一切,全心全意地玩弄著那处。两旁心腹蠢蠢yu动,纷纷伸出手指来,拨弄捻柔著大花瓣,时而拉扯、时而以指甲掐揉,时而又用指腹轻轻瘙yǎng,不一时便将那物玩得充血肿胀,鼓起如两倍大。

    小花瓣也被指尖夹著拉扯得大开,大开的门户下,花蕊秘处一目了然。王慕先以手指顺著被强制敞开的秘处肌肤摩挲,渐渐上滑到小小的花蒂之处,几个掐揉搓弄,自然毫不容情,不一时被束缚的男人浑身筛糠一般打颤,一股汁yè自一张一合的小口中溢了出来。

    男人们顿时气喘如牛,然而两旁的心腹自然不敢与王慕争先。只见王慕通红的双眼一转不转细细打量端详著那xué口,忽而俯下身来凑近,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