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分段阅读_第 99 章  将君令(合欢宫记事第二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将君令(合欢宫记事第二部) 作者:最是一年明冬月

    处的小孔便与尿道打通,再次拔出针时,一缕血丝和著大股黄色yè体,潺潺流了出来……

    作家的话:

    看看就罢。严禁在论坛、博客、空间等公共的地方传播转载。

    本章很暗黑,千万别被虐到心了。自己把握看是不看哦。

    正式故事里不会有np的chā入,投票决定的。

    无责任端午特典 无限np之俘虏(上)

    头戴青面獠牙、身穿暗黑甲胄的将军,被一群封泰兵士押解回营。当那面目可怖的面具被取下时,年轻的将军仍能维持一副平静神色──毕竟,被俘虏,就已经意味著结局。

    然而当一脸君临天下的单於淳维,探出如夹子般的手捏住他下颌时,明显感觉到了男子的微微颤抖。很显然,数年前那夜晚璀璨的一幕,虽然因著黑夜的遮掩而不为人所知晓真相,但留给这男子的深刻印记和刻骨恐惧,是无法磨灭的。

    如五年前一样,乔云飞被关押在淳维私下的营帐内,而非如其他俘虏般囿於刑牢。只是这营帐遮盖之下,四壁的铁栏杆牢牢围拢,也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特殊牢房。

    如五年前一样,淳维发现,自己日思夜想、恨深入骨的面貌,竟然没有什麽衰老的改变,除了眼色更沈静、更宁定之外,清俊依然、更添一股将气。

    几年来的忍辱负重,费劲千辛万苦将此人掳来,自然不是光看看就算的。淳维早已想好了千百个法子,来一雪深仇,来“疼爱”这名让他铭记在心的男子。

    沈重、坚实、冰冷的盔甲慢慢被一件件取下,那人便如剥开了冷硬外壳的石榴一般,露出了白洁的亵衣亵裤。修长挺拔的身形,在薄薄衣衫之下若隐若现,似乎比往时更加矫健。

    在他双手猥亵地抚上腰胯之间时,勉强以雪白脚尖垫地的男子,终於忍不住踢腿横扫。然而被抽干了的力气,使得这一挣扎显然是徒劳。

    淳维一手便架住了男子的袭击,被高举的长腿绷紧了肌肉,无法放下。火热的虎口如钳子般夹著小腿肌肉,重重捏紧;另一只手掌则盛满了贪婪的yu望、抚摸上白皙纤细的脚luo。

    那只腿,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顿时让淳维更加大乐。手掌贴著腿部绷紧的线条、慢慢向上摸索,直至将近腿根之时,男人的腰部扭动如豹,每一下都带著巨大的力量!然而虎落平阳、羊入虎口,双方都心知肚明:这一下下不可抑制的本能挣动,实乃强弩之末,不过是为征服者提供更多的愉悦罢了。

    那炽热的手掌顺著腿根一直滑向两腿之间的缝隙,带著一股灼热的气息,隔著一层脆弱的布料、反复摩挲著会yin。乔云飞紧咬了下唇、闭上双眼竭力忍耐。“嘶──”地一声,胯间亵裤被轻而易举地撕裂了道口子,薄薄的布料垂落下来,半遮不掩地挡在那处,却刚刚好露出了整个私密。

    男人好整以暇地细细抚弄著数年来渴望的肌肤,麽指按压著柔软的会yin,时松时紧,带著坚硬指甲的小指若有若无地探入镶著金环的後庭菊蕾,轻轻地刮搔著内壁。

    不一时乔云飞已抑不住地瑟瑟发抖,一条腿被完全地悬挂起来,与高高吊起的手腕束在头处,整个密缝便如直线般拉扯得绷紧,随著每一次猥亵而不自禁地颤抖。

    忽而淳维惊乍一“咦”,囊袋下嫩白皮肤阵阵紧缩,竟有一缕殷红血yè自两侧缓缓溢出。乔云飞不知其故,只觉下身处渐渐一片腻湿,顺著腿根不断滑落。

    淳维拿来湿布擦拭,端起烛台靠近了仔细打量:那粘稠的血yè竟只沿著两侧断断续续地溢出,似乎别有蹊跷!

    “来人!宣太医!”

    不过盏茶时分,几名太医匆匆赶到,被锁链锁拿的男子,剧烈地弓起腰背、扭动挣扎──“不!”

    然而众多或老或少,陌生的手指纷纷仔细地诊视著男子最为私密的所在,直至乔云飞满身冷汗,战栗的疙瘩起了一背。

    “回禀单於,此处仿佛是被yào水倾盖,似有所掩。这不断溢出的鲜血,似为女子落红,并非是什麽伤口。”那处肌肤被人不断撕来扯去,时而又以细细的针头chā入其中、试图挑起;乔云飞早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