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分段阅读_第 102 章  将君令(合欢宫记事第二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将君令(合欢宫记事第二部) 作者:最是一年明冬月

    将乔云飞解开束缚放在偏殿内的一只铁笼之中。

    不多时一缕清香在房中燃了起来。软瘫无力、被禁锢在铁笼中的男子,渐渐开始喘息起来,不一时如一尾长蛇般渐渐扭动起身子……

    灵犀蛊有一诱香,只要雌蛊闻到那香气,便会立时发作。

    乔云飞被独自锁拿在黑漆漆的偏殿铁笼之中,不一时香气弥漫,原本软瘫的身子忽而一个颤抖。

    原本闭合的yin唇上,突然地yǎng了起来,渐渐那yǎng意越来越扩散,後臀菊口都逐步地yǎng成一片,直至有如一群蚂蚁在上面爬动,并且慢慢地向花蕊、菊内肠壁爬去,直引得甬道一阵阵不由自主地紧缩,却益发地瘙yǎng成了一片。

    不一时,那yǎng意居然爬到了花芯和菊蕾内最最敏感的所在,肥厚的yin唇火热瘙yǎng得几乎发麻,後xué口也因著那一阵阵刺痛的yǎng意不断的收缩开阖,xué口处一圈菊唇亦渐渐如婴孩小嘴般嘟了起来。

    “啊……”因著室内无人,乔云飞也难以忍耐地呻吟出来,他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双腿、不断弯曲著搓揉两腿之间,试图缓解那股瘙yǎng。

    半盏茶时分过去,乔云飞只觉头脑内一片空白,双手终於忍耐不住地伸进夹紧了的大腿之间,抠挖起那肿胀的肉xué来。

    然而越往里抠,那处就越来越yǎng,男人陡然一个跳动,只觉前後甬道内,不知何时竟仿佛粘著两张薄薄的粘膜,紧紧贴著敏感点处。那粘膜似乎极其柔滑,又似乎仿佛糙纸,一根根小刺紧紧贴著最敏感的地方,划拉的肉壁之上,仿佛还在不断的颤抖震动!

    无论他如何抖动屁股臀肉、扭动腰肢,那紧贴著的一层黏糊糊的薄膜也甩不脱。乔云飞焦急地伸出手去尽量向体内探询,想要找出那两片薄膜将之撕扯下来;可是入手处一片湿滑,无论他如何够探,却始终摸不到薄膜所在,反而是百般抠挖搓揉之下,禁不住自己先哼出声来:“嗯啊……”

    寂静的室内哼声一出,乔云飞自己先吓了一跳。想起方才情不自禁的行为,他匆忙抽出手指,强忍著那股瘙yǎng之意不再动作、呻吟,只希望能够凭借意志将这股yu望压制下去。

    他咬紧牙关,拼命忍耐,无奈身子丝毫不听使唤,只觉胸前两点已逐渐硬挺起来,下身更是燥郁难当,而体内那两张薄膜渐渐震得越来越快,如同一千只蚂蚁在反反复复地噬咬著肉壁!

    奇大刺激之下,乔云飞再也忍受不住,伸出双手再去戳弄抠挖──一股强烈的快意顿时传遍全身,“嗯嗯啊啊”的哀鸣在空旷的寝宫内响起,不一时双手间一片湿滑,花唇菊蕾在反复的自渎中如浪潮般一波波地蠕动著,却始终也够不著那最最瘙yǎng的一处!

    无责任七夕特典 奴(二)

    (灰常暗黑,本章菊不洁,可跳过。)

    乔云飞在黑暗的牢笼内被足足锁了两日,期间一波波浪潮反复侵袭著他的理智和坚持,自渎成了唯一的救赎,双手不断地用尽任何办法试图找到解脱之道,然而直至下身处yin水流干、浑身再无一丝力气,他也没能获得一次圆满的gāocháo。

    直至两日之後,一丝微光自笼外传来,乔云飞被那日光刺得涕泪横流,紧闭双眼之前,仍旧是看到了影影绰绰的大量人影。

    听著众多的脚步声渐渐靠近,他不由得瑟缩起身子,试图阻挡这些莫名的视线。光luo的身躯修长干练,被汗水和蜜汁给浸得光滑水亮,弯曲著试图掩藏的下身处,甚至还有干涸的yè渍。

    “!当”一声铁门开启,乔云飞勉强睁开双眼,在朝他伸来的无数双手的间隙中躲闪,勉强积蓄著力气龟缩在笼子正中,赤luo的身子蹲坐著,不时扭动著腰臀躲开那些陌生的触感。

    只是在他又一次向左侧扭动时,另一只右侧的粗糙手掌伸了过来,轻易而强硬地抓住了他光luo滑嫩的手臂,粗暴地拖拉著他的身子靠向笼门边!

    “滚开!”嘶哑的嗓子在空旷的室内回响,男子不断扭动著身躯试图挣扎,然而瞬间第二只手、第三只手……更多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