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01章 最终决战(四)  不一样的穿越系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如来,眼巴巴看着你的门人一个个死去,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陈道临往下面瞟了几眼,看着周天星斗大阵的极度压缩却又束缚全场的表现,看着孟婆抄起的菜刀大杀四方如割草机般无双收割,杀向那由观音勉强组织起负隅顽抗的秃驴队伍,那一脸的狰狞仿佛与观音是有不共戴天之仇,拼着受伤也想砍下观音的人头,这既是准圣又是如此的拼命,让人看着就胆寒……

    看着这群秃驴们全线崩盘,他就知道,如来这一盘,早已无力回天。

    在欢声笑语中打出GG,于弹冠相庆里悄然落幕。

    这便是佛门命中注定的最终结局了。

    要是这种飞龙骑脸,都抱着脸啃的局面还能输,那陈道临就立刻喝下三斤辣椒水,表演倒立拉稀。

    不过如来这淡然的表情,让胜券在握的陈道临小慌了一下,吓得他仔细盘算了一波佛门到底有没有潜在准圣和返打的可能后,算到如来的兵马已齐大罗期以上的佛陀已经被一网打尽,剩下的星星之火绝无可能燎原后,又松了一口气,却还是如此谨慎小心的试探道。

    “你身为万佛之祖,其实力也是跟这么多尊佛陀相连的吧,佛陀越多或者信仰越虔诚你的实力就越强?”

    “虽说这平时有万般好,坐在家里玩也能将钱挣了实力暴涨,可这一旦将你的爪牙剔除,你的实力就会同样如陨石一般闪电跌落,说不定我这个区区准圣啊,就能把你干掉喽。”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我实力再低,也不是你一个区区准圣能窥视的。”

    哦~终于说话了呀,这实在是太好了,我还真怕自己挖了一个哑巴回来呢~

    “别高兴的太早,就算是我毫无抵抗的摆在这里,你敢杀我吗?”

    “嘿嘿,你这个问题有点多余吧……”

    讲真,你这话啊,听着真的像是在质问着我,“你还是不是男人”,挑衅系数拉满,搞得我现在就想给你来一刀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来这般故意真敞开胸膛示意,这般的笃定自己下不去手,也不是没有理由与凭借的呢。

    如来跟人在对弈,而对手不是自己。

    自己没有资格当这个棋手。

    这是很早之前陈道临就已隐隐感觉到的大势气氛,从妖族那边只是表面遮掩暗地里却大张旗鼓的招兵买将,再到佛门这边依旧如瞎子般任由大日如来负责安保问题,让灵山短时间内无数妖魔鬼怪潜入,简直混成了筛子。

    自己都竖起了这么大一个flag,摆明车马炮要反,可佛门却如没看见般没有丝毫的防备,庆典依旧如约举行……

    这一系列“盲僧”行为,都是在告诉着陈道临,佛门绝对早就知晓他们的部分计划甚至全部计划,而故做不知甚至推波助澜帮助事情发展,自然是有着更大的图谋。

    “想要赌下一次劫难佛门能够涅槃重生?”

    “拜托,就算是涅槃也必须要有‘基’可‘涅’,整个佛门就剩一个光杆司令了……哦不,等一下光杆司令都没有了,到底是怎般的迷之自信,让你认为下一劫难到来之前,你还能独活?”

    “因为我是世间所有佛陀的融合之体,我即万佛,万佛亦我,我掌握着世间所有佛陀的香火线,所有的香火功德因我而存在,因我而输送,所以,你们不敢杀我!”

    嘿,还真的是有理有据条理清晰啊。

    “这个万佛是你,我倒有些猜测,难道正如我猜想的那般,所有佛陀都只不过是你的分身,一个人分饰众角?”

    “并不能说是所有的佛陀,可大部分中低层比较出名的佛陀都已被我完成侵蚀,我的神魂与他们已经完全融合,就连我自己也变得不纯粹,所谓的万佛之祖如佛众来,便是本我的概念已经淡化为‘佛’这个词,我已经成了诸多佛陀层层融合起来的特殊人格,有点像无数个小工具组合起来的器灵,我是他们的大脑,仅负责大方向的指引和力量的分配。”

    如来很坦然,坦然的有些不可思议。

    陈道临倒觉得这有点像一个憋久了的坏人不想将这些带入坟中,终于逮着了机会袒露心扉,向别人炫耀他那自认为无比精妙瞒天过海的计划,企图看见别人脸上露出的惊叹,内心就会无比的满足。

    这种白痴般的行为陈道临表示很理解,因为看了这么久的小说和部分的心理学,陈道临得出了上面的结论。

    这种将计划和盘托出的行为,是坏人有些憋坏或有些自恋和忘乎所以的恶兴趣,对敌人使用则喜悦翻倍,这也是为什么反派通常喜欢话多,还特别要当着主角的面说的原因。

    这种敌人听到了计划,奋力的挣扎却毫无作用,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态发生的感觉,确实非常的美妙。

    反正陈道临也不着急,等着万佛差不多死光,如来的力量也会虚弱到最低谷之时再出手,那样自己更有把握击杀他。

    “而他们则是‘本来人格’加我刻意引导的人格,为了不让人瞧出破绽,我在此方面可下了重功夫,仅仅是篡改了他们对佛这个概念的认知,甚至于连记忆都未曾动过,只是让他们连接上我的万佛之道罢了……”

    这就跟“整个群都是我的小号”一样的状态,非常类似,或许根本就是如一气化三清这种别类的分身之术,鸠占鹊巢融合不同的人格,是完全不相同的个体,但在本源上的力量调遣方面却一致,都全身心的将力量毫无保留交给如来分配……

    这已经跟传销洗脑无异了,区别仅仅是后者根本无法救赎,因为这群家伙从被洗脑那刻起,内壳中就已换了个人。

    “正因为我控制着所有佛陀的香火线,哪怕他们已经死亡,香火之力也会源源不断的涌来,就算我指鹿为马,那属于其他佛陀的香火之力,也会二话不说进入我指向的‘佛陀’体内……”

    “黄眉的偷天换日神通确实能对佛陀以及圣印产生效果,但依旧需要尸体和香火功德的承认才行,而且他还未修炼到家,没有我的帮助你们寸步难行……”

    “只需多一个工具人,便能鸠占鹊巢以假乱真,他们这群妖怪摇身一变,就可以成为人人颂扬称赞供养的佛陀,数不尽的功德之力涌入身躯,还有整个灵山供他们休养生息……”

    “没人能拒绝得了这唾手可得的巨大利益,孩子,没有人。”

    陈道临:“……”

    “滚蛋!都死到临头了还想占我便宜!”

    陈道临恨不得现在就抄刀子将如来的脑袋砍下来,但想了想还有些疑惑未曾解开,于是耐下性子蹲着身,继续跟如来唠嗑道。

    “我到现在还有些疑惑,按原计划来,须菩提、地藏王、燃灯三者封印之人的死亡,无尽魔窟的封印应该会打开一道裂缝,数不尽的业力会从中涌出,奔向原属于他们的主人……”(须菩提是菩提老祖真正的佛号,如来十大弟子之一,在这个世界也同是如来法身之一)

    “业力的回体本应该让你们手忙脚乱实力大降,可为什么至今,却也只天地动摇空间崩坏,让牛魔王他们逃出,那么大一个空洞,却只是有少许随之涌出的业力缠上了你的身体,而不是别人的?”

    如来的身边此刻确实有精道看不见的黑气快速爬满如来的身体,可如来脚下盘座的莲花却大放异光,阵阵耀眼却又极为祥和的金光刺破这层层黑气将其强行驱散,显得这尊莲花神亦非凡,绝非普通灵宝。

    “这莲花……是功德十二品莲台?”

    除了这传说中的玩意儿以外,以陈道临的想象力也想不着别的能够抵御业力的神物了。

    “准确的来说它此刻只有九品,只能算是功德莲花台。”

    如来缓缓伸出已经爬满黑气的双手,轻轻触摸其中边角处的莲花叶,任由那对于业力是无上毒药的功德之光灼伤双手,面色依旧不改,浅笑依旧。

    陈道临听着那嘶嘶嘶极似烤肉声,这种声音如魔音贯耳经久不绝,让陈道临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若是十二品集全都在这里,区区这点业力何足挂齿,就算那无尽魔窟中的十二品黑莲亲至,也无法伤我分毫。”

    “哎?难道无尽魔窟形成的原因……”

    “对,就是那朵十二品灭世黑莲,本为魔祖罗睺的本命法宝,这也是为什么当年魔祖能够凭借无尽杀戮业力证道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佛门之人能够免去业力缠身的原因,这同样也是为什么魔祖当年陨落,道主反而不取走黑莲的原因。”

    陈道临:“……”

    你这么多原因纠缠在一起,让我脑袋有点小疼,好好学习一下断句和词汇好么……

    当然,陈道临自然不会因为这些小瑕疵打断如来的话,相反的他听着津津有味。

    反正多的是时间,就给这个即将死在自己刀下的可怜虫,留下点时间说遗言吧。

    “因为黑莲的存在,反而促成了无尽魔窟的产生,原先的三十三重天的魔界渐渐演化成了这般了无生息的冷寂世界,其中在魔界中不断徘徊的无尽业力环绕黑莲凝而不散,如此这般,对于其他世界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

    “而这一朵十二品功德莲台,与黑莲相生相克,同样也能吸收和调动使用者的功德之力,也正是最佳镇压那魔界之物,而我本体准提与接引,便是被道主选中的看守之人,应老师法旨,我的本体创造出了佛门与大乘功法,将香火之力收集、最会使用功德之力的门派应运而生,大乘功法正是广度众生以最大基数来谋求最大利益的功德的功法,特别是我们发现度化恶人所得的功德比旁人要多数十甚至数百倍后,我们的针对方向也慢慢分散开来,还有这一次的佛门大兴之势西游之行,也是道祖安排给我们让佛门大兴功德大涨,半数算是镇压无尽魔窟的奖励,另外一半是给同时增长业力的无尽魔窟印上层层封印,所谓当年通天教主重开天地切割了大陆,殃及了西方无辜,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须菩提也是我的法身之一,借着三千魔种后代鸿蒙凶兽血翅黑蚊的尸体借尸还魂,以龟灵圣母为血食恢复至巅峰,在吸食之后再次以借尸还魂之法,从本源上替代了当时拿包裹的白莲童子,以至后来截教之人反复查找,各种天数演算也找不到蚊道人的信息,因为蚊道人本身早就死亡……”

    啊?

    这倒是从来没有听过的事情,其他的小说中都未曾提过,其中各种门门道道,陈道临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知道。

    佛门的诞生竟然是在道主的驱使下,天道演化的必然结果么?

    而且当年菩提老祖还有这么多秘事,十二品黑莲在盘古大陆销声匿迹的原因、大乘佛经所谓大乘到底在何处、鸿钧老祖奖励佛门大兴,仅仅是因为他们看守有功,跟平衡道教没有多大关系……

    如来这番抵足谈心,当真是解释了不少自己看封神演义与西游记中解不开的谜团呢……

    “至此,我们佛门无论千万年的沧海桑田怎般改朝换代,这镇压值守魔界的任务都不会变,这十二品功德莲台自然要有人把守,而且想要聚集门派内所有的功德之力非常的不易,于是,我便因此而生,从人间借胎运生,行善积德借着功德之力,一步一步踏上佛祖之位,我修的道,便是自然而然的众佛之道……”

    “说起来你这还真的算是传奇一生,换到任何书里面都是活到大结局的主角,只可惜到了中期,你恶化成了恶人。”

    “呵,善恶哪有绝对?你不过是以凡人的视角看我罢了,从我们神仙的视角上,我可是保护世界的最大救世主呢,哪怕是在这群分身临死之前,我都一五一十的将他们的修为和功德封印在这莲花台中,哪怕我或本体死亡,也依旧为这封印鞠躬尽瘁,只是你……”

    “唉,浪费一个天才苗子,你的各方面都已经凑齐,可心境却依旧停留在凡人阶级,着实太可惜……”

    “你若不变成自私自利,太过的伪善让你太过顾及外人的眼光,怎可能做到大道无私去追寻无上大道?”

    “你在成为道士之时,就要受戒、从心底里就应该抛弃凡间所有才对,红尘滚滚只会让道心蒙尘,外在的眼光和世人的评价不过是蝼蚁之声蛙鸟之音。”

    “若非跳出局外,又怎能以大局为重?”

    如来轻轻摇了摇头,对陈道临的“冥顽不灵”感到可惜。

    陈道临天赋有了、根基功法有了、气运又钟爱于他,若是能一心向道无情无义,绝对是下一任最有力竞争天帝之人,可惜他根本分不清伪善,把伪善伪装的太过到底就变成了软弱,到了如今这个地位,还依旧为那群蝼蚁操心效力,像这般的性子,若非是天道在背后一力强推,恐怕连准圣这道门槛,终身都不可能迈入吧?

    “呵,你这般天生无情无义之人,哦不,‘弗人’,又怎知父母之爱兄弟之情的珍贵?”

    “那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假象,是那些世俗人族以家族和感情束缚在你身上的枷锁而已,你既已出家,便是踏出凡间……”

    “不,我相信世间所有一切都为虚假,可唯独父母对孩子的爱,是唯一的真。”

    “那不过是短生种,为了血脉延续所产生的本能机制而已……”

    如来看着陈道临低头不再说话,虽然不言,但那股不以为然扑面而来,让如来再次摇了摇头,放弃了说教。

    终究是力量得来的太过容易,心境不匹配实力就是这般自甘堕落被红尘消骨的结果,等他父母百年之后、红颜化为枯骨、亲朋一个一个离去,终会让心境一次一次蜕变,最终化为大道无情万物不惊。

    时间便是最好的成长汤药,也无需自己多言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你就是想让我顾全大局和他们,不杀你,对吧?”

    “那么你最终的审判呢?”

    如来毫不在意的拈指一笑,如同女子般笑的自然灿烂,笑靥如花。

    “我不管你到底对于这世间有多重要,我都必须要杀死你,谁劝也没用!”

    陈道临一词一句说的铿锵有力斩钉截铁,身体直接一跃而起手中的长枪也随之指向了如来的脑袋,周围已经快要结束,除周天大阵中之人外,好些正在旁边蹲着看热闹的妖圣妖怪们,随着陈道临这举动立刻紧张的围了过来,就连牛魔王也紧皱着眉头,缓步走了过来。

    “陈道临老弟,有些事情可以先缓缓……”

    “嗯,我知道了,既然死亡已是结局,那就让我宣布一下遗言吧。”

    让牛魔王没有想到的,率先打断他的劝阻,反而是一旁陷入绝境的如来。

    牛魔王刚用疑惑的眼光看向如来,却只见如来轻轻指了指远方,又指了指他座下的莲台,面带微笑又轻柔的说道。

    “我知道你们这辈子都不会碰大乘功法了吧,换成我我也不肯修这种将自身修为与功德甚至性命攥在别人手上的法门,但镇压无尽魔窟的职责依旧得继续,因为此界灵山,便是看守无尽魔窟唯一的一道天然屏障,所以……”

    “牛魔王,你拥有极佳的领袖气质,同样有无情的本性,之后还是要居住在灵山让妖族繁衍生息,其更要取而代之李代桃僵接替佛门,所以……这朵十二品莲台与镇压大阵,交于你手,我很放心。”

    “看守无尽魔窟的重担早已压得我苦不堪言,现在,我终于找到了传人……”

    “我可以,放心死去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