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505章 最终决战(八)  不一样的穿越系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过是一场无量劫而已,女娲师妹何苦至于拼的本源损耗两败俱伤吗?”

    “何苦?”

    “你们把悟空伤成这样,斩断根基命魂分离,还把命魂制成了傀儡,想要彻底控制悟空成为你们的一尊圣人级别的打手分身,随时可以抽空一切力量反馈本体……”

    “现在你跟我说何苦劝我住手,早特么干嘛去了!”

    女娲甩了甩手中早就被圣血染得更为艳红的绣球,随着红丝纱的左右摆动,那绣球上挂着的小金铃铛也随之叮当响个不停。

    吓得对面俩秃驴都神经紧张的赶忙清空灵台报守元一,生怕女娲借此机会攻击神魂。(在神佛世界就不要纠结宇宙中有没有空气、传不传音这些小问题了)

    不是他们怂,着实是面前这师妹太过厉害,刚才一个大意之下中了恍神咒,没能躲过直扑而来的绣球,导致一个半只手臂失去知觉,一个胸都瘪了半截,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看他俩这极为凄惨的装扮,就知道在女娲人畜无害的外表下,是何等的凶残。

    女娲师妹从一开始说起来,就是属于那种天生主角开挂的那种,到了现在这番田地,威风依旧不减当年。

    在七人还未拜师之前,女娲便属于三千魔神中较弱的那种,以倒数第二名拜师,实力或许只能勉强胜过倒数第一的红云,众人都反而非常照顾这个“小师妹”,却令众人都没想到,女娲以“圣人快速班”中的吊车尾为起点,却以闪电般的速度逆袭,将所有人都狠狠甩在后面,就连当初公认剑道第一,刚刚捡到四把诛仙剑的通天,也只敢保证自己能跟女娲打平手,毕竟诛仙四剑的特征摆在那里,唯有对应了四个同级之人方能破阵……

    虽说这其中有着天道在背后推动,要把女娲推上造人所匹配的实力和对法则的理解,再之后便是创造生命制造人族所产生的滔天功德,远不只是他们这一群借着教化之名单纯的当老师,挂着虚名所产生的功德能够相提并论的,而且属于那种绵延不绝永远比他们都多稳压一头的那种……

    而女娲这手中的红绣球,更是世间所有人族、妖族聚拢而来的姻缘之线所以虚化石而来的先天之宝,只要挨实,滔天的因果之力立刻压来,就连七宝琉璃树都无法硬接,因为七宝琉璃树根本刷不掉这种半实体半因果的先天至宝,这种无赖招式只能躲……

    不过……

    “师妹,你早已是功德之体,这一副不过也是强行演化容纳神魂的一副假身躯,恐怕再扛十来下,师妹你就不得不再在接下百年甚至千年内都无法重新凝聚身躯了吧?”

    这是当今女娲无法规避的短缺,哪怕再强的实力也掩盖不了自身脆弱的事实。

    女娲不是圣体,跟他们的完全不同,他们随时可以用法则来填补受损的身躯,驱逐掉伤口上残余的法则后,治愈不过是分分钟的事,而女娲身上则是以功德为基编造的法则聚集体,说是一具肉身都有些欠佳,打碎一点便是那一角的法则溃散,这一身上上下下有多少个零件够俩人拆的?

    何况女娲当初在补天之时,为了补天消耗了大半,又为了能功德之体复活,剩下的那一点又被榨干,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能汇聚圣体、走出女娲宫都是万幸,现在还能有多少的持久力跟俩秃驴比?(也正是因为功德不够实力骤降,才被困于女娲宫这么多年不得出来)

    单凭这样以伤换伤就能硬生生将女娲的圣体拖垮,她还有什么底气在这螳臂挡车?

    “而且你也不是听到了天道给悟空的补偿了么:南无大圣舍利尊王佛,下一任的万佛之祖,甚至如果悟空愿意的话,如来的位置也可以让给他,平白让他得了一道鸿蒙之气,让他直接跃入圣人之列,这么大的补偿难道还不够?”

    准提很明白,在很多的时候单纯的威胁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尤其是在女娲这种一根筋还有些泼辣的女汉子面前,威胁只能起到反面效果,软硬兼施才是王道。

    “再说了,这一次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但我们也受了你一顿毒打伤得不轻,那边都已经完事了,整个佛门都在那悟空手里彻底葬送,你的气也该出完了吧?”

    此话一出,女娲接下来肯定要借坡下驴,毕竟自己与师兄刚才都没下死手,洋洋洒洒的各过了几百招,就是专程给师妹出气的,师妹好歹也要看在同为圣人的面子上留点余地,退一步海阔天空啊……

    “呵,我的火气算是勉勉强强先安静下来了,可这俩位的的怒火,可不是这么好灭的……”

    女娲冷冷一笑,指了指身后破碎虚空一路飞驰过来的两道光线,还没等她话说完,三声娇咤就已先行传来!

    “我弟子霓裳的债……还没向你们两个讨呢!”

    “我师傅与金灵圣母的债,今天必须结清!”

    “嗯?原来是太阴太阳道友,数千年不见,道友为何一见面就是如此的火气冲冲?”

    这极驰而来的,正是披头散发拖着刀满身杀气的无当圣母,和峨眉横竖不怒而威的太阳真君与太阴真君两人,女娲早就想到了俩人会来,还主动退后半步将主场让给她仨,双手叉胸,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看着之后事态的发展。

    “太阴真君所说的债务……阿弥陀佛,欠债的是地藏王,而现在地藏王早就身死道消烟消云散,这债务又是从何说起?”

    “而骊山圣母,通天教主当年是逆天而行为天道所不容,我们俩兄弟才顺应天意千里迢迢去好心劝阻……而当年金灵圣母对此确实是贫僧疏忽所致,事后贫僧忏悔万分悔不当初,日夜睡不着吃不香,为此还专门将那蚊道收入佛门日夜消磨其血煞之气,终身囚禁于方寸山不得出半步,这方寸山的名字也因此而来……不过事已经过这么多年,菩提又刚死于圣母的刀下,往事恩怨早已了结,圣母还是早做释怀为好……”

    “师妹,三位同道,灵山那里还等着贫僧去收拾残局,那我俩就先行半步了……”

    准提面对汹涌而来杀气腾腾的三人,他都不打算怎么掩饰了,直接拿出地藏王他们这群死人当挡箭牌,打算死不认账,随便忽悠几句就要转身离开了。

    “怎么,就这寥寥无几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的几句话,就想把我们敷衍过去?”

    无当圣母咧嘴笑着用刀锋一指,整个气氛就变得极为肃杀起来。

    好吧,从一开始无当圣母身上就充斥着陷仙剑和她本身的杀气,仿佛千里迢迢来到这虚无之地,是要真正砍他俩一般。

    “今天,我想用此剑借你俩秃驴的头颅一用,血祭我师父与金灵还有这么多妄死在你手中的兄弟姐妹们!”

    呵呵,随便客气了几句,就真当自己是人物抬起架子来了,如此咄咄逼人不识抬举,若非是女娲在旁,老子早就将你刷下,带你回西方极乐世界好好渡化你三人一番了!

    准提与接引的面色同时一冷,却也当做没听见般,准备直接碎破虚空而回,背后突然澎湃亮出的四把诛仙剑,也就任由她去了,反正自己的金身道体这么硬,从法则层面上就压过了三人,最多诛仙剑自带的“戮圣”法则属性能够伤着自己些许皮肉而已,分分钟治愈,不碍事。

    圣人之下皆蝼蚁,这句话是真正的大道理,我们俩站在这里任你捅,你都不一定能捅死……

    只不过或许可以一边以身挨一下刀刃穿体,另一边趁着空间遁术同时生效,把这四把诛仙剑带回老巢,顺带最后传一句话留给无当圣母。

    “这等太过嗜杀的魔剑身上的业力何等凶恶,还是让我俩带去西方净土,在无量佛法的加持下镇压,如灭世黑莲这等魔祖之物一起封印在无尽魔窟,免得它们在现世中妄造杀孽,让天下生灵涂炭……”

    俩人心念相通,都非常默契的将穿梭法则的运转在掌间停留半刻,静待着身后四把仙剑的扑来。

    其实他俩早就在封神之战时就瞄上这四把魔剑了,只可惜当年通天教主落败之后,元始天尊落魄的将这四把魔剑挂在四道阵眼之上,最后都是由四名阐教弟子带走,而阵图则是由太上老君收走,最终截阐二教的大战尘埃落定,以两败俱伤、通天教主失踪、阐教惨赢一局落幕。

    这众目睽睽之下,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还正在哀悼,心情不好怒极之下,他俩着实不敢对通天教主的遗物出手,眼睁睁的看着那四名阐教弟子回归昆仑山,之后再次出山之时,诛仙剑从他们其口中称早己不翼而飞,此事也只能不了了之就此作罢。

    而这诛仙剑的再次出世,并分别应对四大封印口,开启魔祖当年留下的机关,他们其实早已料到,并提前转移了转换的机关与封印,再加上如来早已将黑莲炼化,此刻都在涅磐重生读条中,自然不会出现滔天业力冲关而出的场景……

    这四把诛仙剑重出于,截教唯一的大师姐,唯一名能名正言顺接管截教、知晓截教之中所有秘宝的大弟子无当圣母手中,自然是理所应当。

    其实他俩本就是打算回灵山或者骊山脚下蹲一波点,埋伏她无当圣母来着,现在她自动送上了门,没理由不笑纳。

    至于太阴太阳以及女娲么……

    无视就好,反正打着了也只疼一下,打不死人。

    俩人正欢天喜地等着无当圣母给他俩人来一个“正义的背刺”呢,可这等了几秒还没等到,却从神识当中看见了……

    无当圣母拿出了四剑,举起了四剑,挥舞起了四剑,转身……转身……

    转身把四剑丢给了太阴与太阳真君?!

    这尼玛什么鬼操作?!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

    “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呢,太阳真君猛的对太阴点头示意,一边念着口诀,一边直接扑向了她!

    然后……然后其身体就化成了一道火热的红光,伴随着突兀猛的出现,照射在此地的日月之光,融合进了太阴的体内!

    是的,他俩真的没看错,这俩人是真的融合在了一起!

    这尼玛又是什么鬼?!

    “老阳诛仙,老阴戮仙,少阳陷仙,少阴绝仙……日月为天,星辰为地,四剑归位,诛仙剑阵……起!”

    “……”

    “卧槽!你们居然把诛仙剑阵给凑齐了!!!”

    别问接引和准提此刻的懵逼程度和心理阴影面积,那是一栋别院都装不下,吓得他俩就连这有些画风突变,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吐槽都出来了,可见他俩到底有惊骇……

    “我靠!这是早早的在此地布局了么,特意调好了日月星辰运行轨迹,就为了让能量在此汇集,以这种方式无声无息瞒过我们布下剑阵,请君入瓮?”

    引渡看着周围环境剧变,面前的璀璨星海瞬间变成了太阳光与冷光交错的灰白世界,他就知晓自己其实早已踏入阵中,而那四把剑以及口诀,正是用来激发大阵的钥匙。

    女娲特意将见面地点约在了这,又奋力的拖延时间,就是为了此刻!

    “幸好幸好啊,师妹这功德之体又不是截阐二教之人接不了剑,太阴太阳俩人又不是圣人,依靠着日月同辉两者力量融合才勉强催得动剑阵,绝对做不到操控自如,还得费心费力去镇压,我俩只要对上师妹和无当圣母,拖延到她俩力量耗尽异象结束,我们就能出去了!”

    “哎,师弟你的脸是怎么……”

    这等屠圣大阵虽然吓了他们一跳,但引渡立马就反映了过来稳定了心神,对着准提微微一笑,却发现准提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甚至有几分……恐惧?

    “师兄,你难道就没感觉到么……”

    准提望向那远处逐渐浮现出的日月同轮的投影,那两轮虚假的日月开始相互融合的场景,无数滴冷汗就这么掉了下来。

    “你没感觉到,那两轮日月中,有一道极为熟悉的气息么……”

    “哎……确实有点熟悉,甚至感觉到亲切……”

    引渡听师弟这么一言,不以为然的将目光投去……然后再也挪不开了。

    “等等,这难道是……”

    “鸿蒙之气?!!!”

    “日月同辉,两者相融,加上诛仙剑阵和鸿蒙之气……”

    “难道她……打算今日证道称圣?!”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